• IT热点摩拜启动百城免押 揭电商定制版“猫腻” 2019-06-08
  • 2月涉旅舆情生态云南旅游形象遭受重创亟待“救赎” 2019-06-02
  • 成都多家“悠游堂”关门停业 顾客会员卡退不了款 2019-06-02
  • 女子遭持刀抢劫 多人见义勇为搏击教练一脚踹倒嫌犯夺刀 2019-05-31
  • 特朗普及美国的国家信誉已经严重受损 2019-05-22
  • 谢春涛:深刻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重大意义 2019-05-22
  • 这边爆冷、那边内讧……世界杯能不能让球迷省点心 2019-05-19
  • 十九大宣讲员走进贵州企业 创业青年:新时代是我们的舞台 2019-05-19
  • 视见丨父亲节,我用吐槽来爱你 2019-05-17
  • 人民日报客户端上线一年 下载量突破四千五百万 2019-05-17
  • 老师“成本”太高 日本小学用机器人教英语 2019-05-14
  • 一条塔里木河 串起南疆各色景致与无限风光 2019-05-14
  • 汪苏泷北京签售遇疯狂粉丝 半跪行礼催“生儿子” 2019-05-07
  • 回复@艾鸣1:你还知道丢人? 2019-05-07
  • 北京将密集供应共有产权房一年内或超4万套 2019-05-06
  • 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北京11選5走势图: 重耳传奇 立即播放

    电视剧 72集全 热度 3568

    北京11选5免费推荐 www.1wi6.net 地区:内地

    导演: 赖水清 赵箭

    类型:剧情 /古装

    语言:普通话

    简介: 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重耳自幼饱读诗书,谦虚而好学,爱护身边的人,很多有才华的人士都愿意跟随着他。重耳一心爱国,才华横溢,治理国家有很多的办法,但却被朝中奸党们排斥陷害。骊姬预谋要立奚齐为太子,便陷害现...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72/共72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春秋时代,周王室力衰败。诸侯林立,群雄争霸,战事频乱。晋国公子重耳睿智仁厚,却因天生异相遭遇宫廷构陷,流落异乡,自此开启了跌宕起伏的传奇人生。狄国草原,草原上的勇士纷纷参加三年一度的骑射大赛,一长相英俊,身手非凡的少年勇士脱颖而出,他便是晋国的二公子重耳。

    • 齐姬从五大夫的口中得知重耳即将归国,大为盛怒。晋国公在得知新田大旱之前就已准备召重耳回国,她深知晋国公一直都在防着她,此番晋国公召重耳回国就是想让重耳替他去挡新田厄运。为了申生的未来着想,齐姬决定在半途中杀了重耳,绝不让重耳平安回国。

    • 朝堂上,众臣因新田大旱一事而争吵不断,众大臣皆束手无策,不知该如何应对。重耳跟齐姜已经抵达晋国,重耳到皇宫门口却被拦了下来,幸亏齐姜随身准备了金片,她以金片贿赂了官兵,让官兵前去宫中替他们二人通报??吹绞勘芑叩那榫?,重耳摇头轻叹,认为晋国风气过差,且他猜测晋国公也并非是一个良善之人。士兵来到宫中通报,晋国公要求重耳拿出帛书和令牌证明自己的身份。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春秋时代,周王室力衰败。诸侯林立,群雄争霸,战事频乱。晋国公子重耳睿智仁厚,却因天生异相遭遇宫廷构陷,流落异乡,自此开启了跌宕起伏的传奇人生。狄国草原,草原上的勇士纷纷参加三年一度的骑射大赛,一长相英俊,身手非凡的少年勇士脱颖而出,他便是晋国的二公子重耳。

    • 齐姬从五大夫的口中得知重耳即将归国,大为盛怒。晋国公在得知新田大旱之前就已准备召重耳回国,她深知晋国公一直都在防着她,此番晋国公召重耳回国就是想让重耳替他去挡新田厄运。为了申生的未来着想,齐姬决定在半途中杀了重耳,绝不让重耳平安回国。

    • 朝堂上,众臣因新田大旱一事而争吵不断,众大臣皆束手无策,不知该如何应对。重耳跟齐姜已经抵达晋国,重耳到皇宫门口却被拦了下来,幸亏齐姜随身准备了金片,她以金片贿赂了官兵,让官兵前去宫中替他们二人通报??吹绞勘芑叩那榫?,重耳摇头轻叹,认为晋国风气过差,且他猜测晋国公也并非是一个良善之人。士兵来到宫中通报,晋国公要求重耳拿出帛书和令牌证明自己的身份。

    • 重耳叩拜狐姬,母子二人分别十八年终得团聚,重耳向狐姬保证,他已经长大,绝不会再让狐姬受半分委屈。随后,狐姬让襄儿带重耳去洗沐浴更衣,晋国公亦来到了狐姬宫中。晋国公称他之所以没在朝堂上认重耳是碍于情势,所以只能将重耳关在密室中。狐姬与重耳分别十八年,他知道狐姬已经去密室看过重耳,故他希望狐姬能够交出重耳,他将对重耳委以重任。狐姬不愿意交出重耳,晋国公以逼宫之法胁迫,狐姬心寒于晋国公的狠心。

    • 狐突在宫中见到了重耳,重耳对狐突行叩拜大礼,感恩狐突当年的救命之恩。饮茶之时,重耳问起了当年狐突为救自己而失去手臂一事,狐突深明大义,他希望重耳能够放下过去的枷锁,好好过好当下的生活。随后,狐突提起了重耳即将赴新田一事,狐姬恳请狐突设法保全重耳,重耳是狐姬之子,狐突点头应下,决定尽自己所能,相助重耳。狐突带重耳见赵氏孤儿先祖赵衰,赵衰字子余,他为重耳占卜,卦象显示重耳赴新田危险重重。

    • 重耳准备查账,方闰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可杜仲早有准备,他将自己早已经准备好的假账交给了重耳,重耳岂不知账册有误,可既然杜仲跟方闰敢做假账,其中就必定有纰漏,他们只需细细查看便可发现??垂瞬?,重耳提起自己想到煮粥的伙房查看,方闰阻挡不得,只好带着重耳到伙房查看,重耳在伙房提起了账册里登记的施粥数量,以测米之法辨出了账册的虚假,要求方闰给他一个交待。

    • 朝堂上,晋国公想要扩充疆土,众臣皆不肯同意,认为晋国公当务之急应是安抚新田百姓,解决新田大旱。如今重耳已前往新田平乱,申生也在齐国借粮,晋国公认为新田之患不足为惧。正在这时,新田传来噩耗,新田大旱再次爆发,难民闯进官衙行凶,新田县大夫受伤,重耳遇害死亡。夷吾得知了重耳死在新田一事十分惊讶,允姬却面不改色,她深知重耳的命运早在出生时就已经注定好的了,而且她没猜错的话,齐姬这会儿正在联络朝中大臣,怂恿晋国公去新田平乱。若晋国公去新田平乱,晋国的权势就会落入齐姬手中,允姬早已经暗中安排好了一切,想要阻止晋国公亲赴新田。

    • 重耳平定新田之乱的事情,得到了国君大大力称赞,国君决定不再去新田,而是将精力都放在扩军的事情上。狐突将重耳平安的消息告诉了狐姬,新田之乱解决,重耳应该快回来了,狐姬开心的为重耳的归来做准备,膳食、被褥以及重耳要看的书等等,都准备好了。新田城外已经没有什么灾民了,看上去一片祥和,但重耳却认为?;挥薪哟?,粮食早晚有吃完的一天,新田的旱灾没有解决,百姓迟早还是会出乱子,所以倒不如让子余亲自回国都一趟,向国君请求,让新田百姓迁移。荀伯是齐姬的人,场面上不得不顺从重耳,事后他便将重耳的玉玦交给了齐姬,以此表忠心,齐姬认为重耳若非大善之人,必定是心机深沉之人,他看得到事情背后的好处,所以才愿意以公子玉玦换取粮食,重耳必须得尽快除去。

    • 骊姮为重耳送来点心,她对查账一事略懂一二,故伴在了重耳身边帮他查账。账目虽然枯燥无味,可二人陪伴在了彼此身边,却并不觉得有半分苦。之后,账房的架子倒塌,重耳不顾自己的安危挡在了骊姮面前,骊姮半是感动半是愧疚,重耳将骊姮拥在怀中,出言安抚。另一边,方闰来到魏犨家中,以重耳的名义逼迫魏犨的年迈父母交出账册,二老交不出任何账册,方闰直接命人拆了魏犨的房子,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挖出账册。

    • 新田风波暂时告一段落,重耳想要押解杜仲与方闰回京,骊姮也要回骊戎国,二人依依不舍地道别,重耳答应骊姮办完正事之后,他定会到骊戎国看望骊姮。骊姮不愿与重耳分开过长时间,再加上她是骊戎国的贡粮使,她决定与重耳一起走。之后,魏犨与李木前来找重耳,二人愿追随重耳,重耳念及二人家中有年迈父母不愿留下,可二人执意跟着重耳,重耳只好收下二人。

    • 齐姜换上了女装,她幻想着与重耳重新相遇的情景,想给重耳一个出其不意的惊喜。孰料,她意外地看到了重耳与骊姮同游御花园,二人十分亲密的情景,心中吃醋的她控制不住地落下眼泪。重耳与骊姮两情相悦,重耳想带骊姮去见狐姬,骊姮深知晋国规矩繁琐,她出言拒绝了重耳,认为见狐姬并不急于一时,她不想要重耳落人口实,只希望重耳能够多去驿馆看望她。 重耳回宫见狐姬,狐姬教导重耳切勿去争不该争的位置,人的欲望要是多了便会活得不快乐,她只希望重耳能够快乐地度过一生,肩负起他该肩负的责任,重耳记下狐姬教诲,认为狐姬十分深明大义。

    • 鸾翔殿,齐姬得知了重耳入狱一事,心底十分欢喜得意。这时,齐姜怒气冲冲地前来质问齐姬,她知道齐姬所做的一切是为了申生的太子之位,但她希望齐姬能够有做人的底线,不要祸及无辜。重耳纯真善良,是绝对不可能会跟申生争夺王位。齐姬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她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她告诉齐姜,她绝对会让申生当上太子,所以她现在必须要为申生扫清一切障碍。同时,她也知道齐姜喜欢重耳,但申生早就喜欢上了齐姜,所以她希望齐姜趁早对重耳死心,申生想要的一切,她都会帮申生夺到,包括齐姜。

    • 狐姬与狐毛来牢中找杜仲方闰,她放下身段,跪地恳求杜仲,希望二人可以说出实情救重耳,可杜仲却不愿说出实情,狐姬只好失落离开。另一边,申生来到殿中见晋国公,他为重耳求情,认为重耳得到万民拥戴必是有他的原因,此事定另有隐情。晋国公十分意外申生对重耳的求情,只让申生先行退下。之后,晋国公跟身边人说起了他对此事的看法,他十分忌讳重耳的万民拥戴,认为申生替重耳求情乃迂腐至极。

    • 重耳与狐突被无罪释放,重耳在牢外见到了齐姜,他与齐姜促膝长谈,称他未来想做的事情是达济天下。听到了重耳的远大抱负,齐姜对重耳的爱慕多增了一分。齐姜问起重耳是否有怨过晋国公与朝中大臣们,重耳摇头否认,称旁人有错,他更有错,日后他更应当反省自己,切勿沾功自喜。二人举起酒杯共饮,重耳不胜酒力醉倒,齐姜看着重耳熟睡的容颜,心中暗暗向重耳表白,只可惜二人的身份注定了二人无法走到一起。

    • 各国公子抵达齐国城门口,楚国太子凭着自己有撼山神力,仗势欺人地要求城门侍卫通行,称此次若不让楚国车队先行,他必不会善罢干休。重耳为避免闹出事端,他主动上前拦住了楚国太子,称楚国太子的英勇神猛应该展现在较场上,而不是在这里,因此他请楚国太子移步,好让他见识到楚国太子的宽广胸襟。楚国太子听出了重耳的话中之意,他虽然让出了路,心中却对重耳无半分好感。

    • 公子会盟较场,楚国太子怒气冲冲前来找齐侯,认为此次定是有人在他食物中下毒,才致使他腹泻不止。楚国太子熊恽不依不饶,齐姜只好出面说话,她主动将会盟大赛推迟一天,以示比赛的公平性。宫中,齐侯正准备追查熊恽一事,齐姜主动揽下此事,称她必会还熊恽一个公道。齐姜来到厨房查线索,重耳特地前来帮助齐姜,他将此事的重心放在了侍从身上,并查出了餐盒上所沾染的药粉。齐姜命驿丞搜查侍从的房间,意外从申生的侍从房间搜出了一盒珠宝以及一瓶药粉,重耳与齐姜重审申生的侍从,二人提起了此事对申生的危害,迫使侍从说出了真话。

    • 夷吾与熊恽二人将油倒在台阶上,想设计绊倒重耳,赢月却意外现在二人视线中。夷吾想阻止赢月踏上台阶,可赢月却不肯听夷言,二人争执之间赢月踏上台阶滑倒,重耳及时出现扶住了赢月,二人倒地,赢月从重耳身上起来,认为重耳是故意非礼她而愤怒离开,重耳右臂受伤,只觉得赢月不知好歹且毫无礼貌。

    • 公子会盟的第三场比赛为射箭。重耳左手受伤,无法拉弓,可他单用石子便能正中靶心,此举引起了在场之人的震惊。比赛共为三箭,申生在第三箭时不慎脱靶,重耳却石子击穿靶心,比赛结果已经显而易见,重耳拔得了第三场比赛的头筹,齐姜与骊姮皆为重耳感到开心,只有申生落寞离开。第四场比赛为举鼎比赛。申生第一个上场,却在第一个鼎面前就败下阵来。夷吾接替申生上场,申生提醒夷吾,他认为这个鼎十分古怪,夷吾不以为然,可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还是举不起眼前的鼎。

    • 齐侯想兑现承诺将玉鼎给重耳,重耳却想以玉鼎换齐侯的一个承诺,他在玉鼎上刻了“睦邻友好,永止刀戈”八个字,希望齐侯能够与众国友好相处。齐侯十分欣赏重耳的见地,大方地应下了重耳的要求。之后,齐姜命婢女为重耳斟酒一杯,假意骗重耳这是毒酒,重耳并不相信,他知道就算全天下人都要他死,齐姜也不会伤害他半分半毫。齐姜借一杯苦涩的酒向重耳表明了心意,希望重耳能够对她的感情有所回应,她愿意等待重耳。

    • 夷吾在晋国公殿中安插了眼线,他得到消息后,迅速将晋国公准备斩杀公族老臣的消息告诉重耳,重耳听后气愤难忍,决定去阻止此事。重耳深夜闯宫劝谏晋国公,希望晋国公能够放弃诛杀,广施仁政。晋国公对重耳深夜闯宫的谏言大为不悦,父子二人不欢而散??醋胖囟肟谋秤?,晋国公盛怒不已,认为重耳必是在宫中安插了眼线才能第一时间赶过来,且他觉得重耳此人心思诡谲,不得不防。

    • 齐姜感染风寒,申生前来探望齐姜,亲自为齐姜熬药喂药。重耳得知齐姜重病的消息,也心中担忧地亲自替齐姜煎了药送过来,可齐姜却不愿意见重耳。重耳无奈,只好将药转交给婢女,并嘱咐婢女多照顾好齐姜。另一边,夷吾在允姬的房间中翻箱倒柜,想找至神丹救齐姜,至神丹珍贵无比,允姬不愿意救齐姜,夷吾却分析起其中的利弊,认为这是他们拉拢齐侯跟齐姜的最好时机。

    • 狐姬将耳环交还给重耳,称齐姜有所好转,她让重耳好好收着耳环,待想清楚之后再亲自给齐姜戴上。重耳接过耳环,可狐姬却突然间意识不清,重心不稳地晕倒在了重耳怀中。狐姬病倒,重耳精通医理,他得知了狐姬的病因乃是体内寒毒加上多年忧郁所致,他决心找出办法来救治狐姬。重耳与宫中太医翻阅太医院的卷宗,费劲千辛万苦找到了医治狐姬之法,他们可用艾灸法加至神丹来医治狐姬的陈年寒毒。

    • 重耳提起了狐姬这些年来所遭受的苦楚,要求晋国公还狐姬一个公道,晋国公被重耳说动,命人将允姬暂扣起来,交由司寇所详查。允姬虽被暂扣,可重耳却深知他必须找到证据才能替狐姬伸冤,而夷吾得知了允姬一事,与申生怒气冲冲地来找重耳,重耳自认问心无愧,他把话都跟二人说清楚,他向来把申生与夷吾当作亲兄弟看待。

    • 重耳感谢齐姜为他所做的一切,齐姜对重耳撒娇,想让重耳说出爱她的话。未等重耳有所表示,勃堤却奉了晋国公的命令,带人前来捉拿重耳。晋国宫中,晋国公意识不清地昏睡在床上,齐姬坐在晋国公的身侧,要求晋国公的贴身侍从交出她想要的东西。

    • 齐姬身体抱恙,晋国公下令恩准她离开冷宫养病。齐姬对重耳恨之入骨,她决定拼尽一切跟重耳对博一局,哪怕是两败俱伤她也再所不惜。之后,齐姬来到重耳宫中,她恨透了狐姬与重耳母子,想毁了狐姬的画像,重耳上前与齐姬争夺,可谁知齐姬却反咬一口,她算准了晋国公会过来的时辰,故当着晋国公的面将刀子插向自己,以此来陷害重耳。申生看着齐姬死在自己的怀中,悲痛不已,要求晋国公还他一个公道,晋国公误以此是重耳杀的齐姬,故盛怒地将重耳打入死牢。

    • 申生将真相告知晋国公,希望晋国公能够宽恕齐姬的罪行,他愿代齐姬受过。晋国公一直嫌弃申生的懦弱无能,可今日申生的举动却让晋国公刮目相看,晋国公将所有的罪责都揽在自己的身上,认为自己是对申生太过苛刻才致使齐姬事事为申生着想。齐姬的一片爱子之心令晋国公十分怜惜,晋国公决定不再追究此事,继续扶持申生为太子。

    • 骊姮身处牢狱,重耳坐立不安,想要去见牢狱见骊姮。齐姜从子余得知了骊姮一事,心中大为忧虑,深怕重耳会因骊姮之事受牵连。夜晚,齐姜与侍女暗中来见骊姮,齐姜施计将骊姮救出牢狱,她让骊姮迅速出城,可骊姮却不肯出城,执意要去见重耳。齐姜救出骊姮后回府,她故作柔弱想留住重耳,可重耳却想去救骊姮,齐姜方才道出她已经救出齐姜。正在这时,骊姮突然来到重耳府,齐姜方才知道骊姮并未出城,而荀息的侍卫也赶到了重耳府,将骊姮拿下。

    • 重耳得到晋国公旨意,晋国公恩准重耳与骊戎阵前完婚,二人即将成婚,重耳却想起了齐姜,甚至梦到骊姮刺死齐姜的一幕。重耳被惊醒,他郁郁寡欢与介子推饮酒,介子推提起了齐姜,想要知道重耳内心真正所想。重耳心中一叹,他十分明白自己对齐姜的心意,可齐姜确实是很好,好到他不敢对齐姜有任何想法,他与齐姜历经种种事情,他比任何人都更明白齐姜的身份,更不愿意看到齐姜屡次为了犯险。

    • 夜晚,重耳深夜火烧军营,趁乱救出了骊姮与骊忻,此消息传到了晋国公耳中,夷吾向晋国公复命,称劫走俘虏的人他心知肚明,此人便是重耳。晋国公得知了重耳劫走骊戎国公主跟太子一事,雷霆大怒地要求重耳前来相见,却不想,重耳并不在账中,晋国公更证实了劫走俘虏的人就是重耳。重耳将骊姮与骊忻送到安全之地,让二人前往行走,骊潼在前方等着二人。骊姮与骊忻感谢眼前人的相助,骊忻趁机揭开了重耳的面纱,她看到重耳之后,怒气冲冲想杀了重耳。

    • 齐姜从重耳口中得知了晋国公设计灭骊戎国的真相,不解重耳为何不跟骊姮解释清楚。重耳摇头,认为自己再解释也于事无补,他想要将战事影响拉到最低,也决定在朝中培养自己的力量。经过这么多事情,他已经明白,只有手握权力才能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权力落在良善之人手中是造福苍生,可若是落在不轨之人的手中,却是祸害苍生。之后,重耳回到军营,他向晋国公自辩,认为自己做得并没有错。晋国公看到重耳不知悔改的模样,决定给重耳一个教训。

    • 骊姮将毒藏在睫毛中,她眉眼低垂之时睫毛掉进酒中,晋国公将骊姮所献的酒赏给了申生。正在申生准备饮下赏酒时,重耳突然站出,以毒酒过烈为由替申生喝下了毒酒。献过酒后,晋国公命人将骊姮与骊妡收入宫中,骊姮临离开时不放心地看了一眼重耳,重耳虽表面强装镇定,可身体却十分反常,他腹痛如绞,汗如雨下,以不胜酒力为由先行离开了宴会。重耳离开宴会之后身体便支撑不住,子余发现重耳异样,急忙送重耳回府。重耳喝下毒酒,骊姮半是愧疚半是心疼,骊妡却认为重耳本就该死,这是重耳咎由自取。夜晚,晋国公在睡梦中看到了骊姮,他垂涎于骊姮的美色,但心底依旧对骊姮与骊妡产生疑心。

    • 齐姜闯祸,晋国公命人拿下齐姜,申生为了齐姜不顾太子颜面,跪地恳求晋国公放了齐姜。申生对齐姜一片真心,晋国公要求齐姜表明态度,若是齐姜想留在晋国就必须嫁给申生。齐姜不肯嫁申生,她告诉晋国公,她非但不会嫁给申生,更不会离开晋国,她君父都无法管得了她的婚事,晋国公一个姑丈更是无法管得下?;奥?,齐姜怒气离开,晋国公也雷霆大怒,下令重耳与申生二人不得娶齐姜。

    • 重耳拒绝了骊姮,称他们二人如今已再无可能,现如今的路是骊姮自己选择的,怪不得任何人。骊姮听过重耳的话后,心中落寞不已。晋国宫内发生异常,连续三天都有重臣死亡,死的人都朝着骊戎国的方向跪着,百姓传言此乃天诛,是骊戎国老国主前来索命。消息传到了晋国公的耳中,晋国公盛怒,众臣纷纷表明立场不相信民间传言,狐突却出言告诉晋国公,众臣相不相信不重要,重要的是天下人信不信。此次宫中连续三天有侍卫死亡,如今天下已经闹得人心惶惶,若不查清此案,人心必失。听到狐突的话,晋国公方才下令让众臣联合审理此案,务必在三日内破了案情。

    • 齐姜来到申生府,她痛斥夷吾的奸诈,竟来挑拨申生跟重耳之间的兄弟感情。齐姜希望申生不要上当,她虽然不知道重耳献策生殉骊戎人的原因,但她相信重耳于国于民定是有他自己的良苦用心。与此同时,骊戎人被关进皇陵生殉,骊戎将军骊敖心中自责愧疚,认为是他害了众人,众人跪地嚎啕大哭,认为是苍天无眼,要对他们骊戎国赶尽杀绝。宫中,骊姮与骊忻在房间内跪地送骊敖一程,原来官员的名单是骊忻给骊敖的。骊戎国最后的一丝力量已葬送在晋国的皇陵中,骊姮痛苦自责,骊忻出言告诉骊姮,骊戎国的最后一丝力量还在,她们姐妹二人尚且活着,总有一日会为骊戎国复仇。

    • 晋国以赏花之名邀诸国公主来晋一事兹事体大,重耳认为稍有不慎,晋国便会惹来一场大祸,因此他请求申生能够劝晋国公打消这个念头。夷吾不认同重耳的话,他心底里一直惦记着各国的公主美人,识大体的申生却认为重耳说的不无道理,决定如重耳所言去劝说晋国公。骊姮与骊妡在宫中筹谋着让各国公主乱晋一事,优施前来提醒二人,她们这边刚出招,重耳那边已经带着申生和夷吾去晋国公那边拆招了。殿前,晋国公看到这三个儿子头疼不已,他想知道重耳究竟是想做什么,重耳所做的每件事情都与他心意相悖。

    • 重耳被困于囚车中,齐姜想命人开锁却遭到了重耳的阻止,这次就算是齐姜打开了囚车,他也不会从囚车中走出去。顺受决定于人心,重耳虽然在囚车中,心底里却没有半分屈辱和卑贱感。听到重耳的决定,齐姜紧握住重耳的手,不管重耳是想顺受还是逆受,她都决定陪在重耳的身边。这时,夷吾前来请齐姜回马车,大军即将班师回朝,齐姜不愿意离开重耳,她决定一路跟随着囚车走,哪怕再苦再累她也不后悔。

    • 周王姬唯一的心愿就是嫁入晋国,离开周王宫,她恳求重耳应下这门婚事,帮助她完成心愿。重耳看着周王姬的面容,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他抚摸上周王姬的头发,这一幕被暗处的齐姜看到,齐姜气极离开。重耳回过来神来,他看着周王姬与狐姬相似的面容,点头答应帮助周王姬。赏花大会,三位公子迟迟未来,顺臃奉晋国公之命前来请三人,申生与夷吾二人以身体不适为由推脱,重耳则以重修驿馆为由,让子余帮自己推掉此事。晋国公得知三人纷纷不肯领情选妻一事,他与骊姮心中愤怒,骊妡从中周旋挑拔,顺理成章让骊姮与晋国公二人擅自为三位公子择妻。

    • 重耳早先便修书一封送往周国,周王已应允让周王姬过上自由自在的生活,周王姬打从心底里感谢重耳。重耳前来送别周王姬,周王姬决定回到草原上生活,且她对重耳心中有意,她告诉重耳,她愿等重耳三年,若是三年后重耳愿意,二人的婚约便还作数。正在这时,齐姜来到,她心中颇为吃醋重耳的依依目光,重耳轻笑,出声安抚着齐姜,哄得齐姜心中甜蜜欣喜。这时,宋国公主亦走到宫门口,夷吾惊叹于宋国公主的美貌,这才知道自己先前见过的宋国公主是被齐姜刻意装扮丑化过的,他后悔不已,认为自己失去了一桩美满姻缘,可又对齐姜无可奈何。

    • 夷吾身边最器重的人被暗杀,晋国公与众臣议论此事,里克称此事定是申生所为,申生虽宅心仁厚,可他背后站的是齐国与秦国,难保不会做出此事。狐突却认为这极有可能是夷吾以自害为计,离间晋国公与太子。晋国公与太子均牵扯其中,另一大臣认为这极有可能是重耳设计,全场只有重耳一人得利。众臣各执一立场,争论不休,晋国公下命将太子申生跟齐姜禁足在府中,并宣荀息跟侍士蒍觐见。

    • 重耳来到齐姜身边,他知道齐姜对自己的心意,故他想要堂堂正正地跟齐姜在一起,如今骊姮已经有了她自己的选择,他也可以将往事悉数放下,所以就算骊姮对他用了迷药,他跟骊姮也没有做任何越矩之事。听到重耳的话,齐姜心底欢喜,她终于等到这一天的到来。正在这时,夷吾与申生率领晋国公前来,夷吾心底诧异跟重耳在一起的人并不是骊姮。重耳看到来人想要起身解释,可齐姜却将重耳压在身下,想让众人误会她跟重耳已发生关系。

    • 赢月想让太昊来解重耳的毒药,秦国夫人反对,秦王不解秦国夫人为何反对,秦国夫人称她并不想轻易让重耳得到一切,她想要考虑重耳的品德人性,若是重耳各方面都过关的话,她便如了赢月所愿,成全重耳与赢月二人。秦国插手重耳一事传到了夷吾耳中,夷吾心中欣喜,他此番是准备将重耳困在秦国,只要重耳无法回到晋国,是生是死都与他无太大关系。为夺晋国大位,重耳与申生的性命在夷吾眼中如同蝼蚁,他打算先诛重耳,再诬申生,夺来齐姜,用齐国背后的势力来巩固他的地位。

    • 秦国夫人并不准备立即召见重耳,良药与名医秦国二者皆有,她却不想让重耳轻易得到,只想考验重耳一番。赢月虽心系重耳,可她亦知道秦国夫人一心为她好,若重耳治好了病必定会离开秦国,她若想留下重耳只能听从秦国夫人的话。随后,子余传来了秦国公不愿见重耳的消息,重耳决定自行去寻找太极城的下落。子余跟子推寻了两日始终寻不到太极城,子余着急之时重耳已经有了些眉目,他分析起太极城的形状,靠着一张地图判断出了太极城的位置。

    • 重耳认为天下本为一家,不必为了一个国号而大动干戈,争得头破血流,天下诸国应当和合万邦,生生息息才是大爱,才会无往不利,子余与子推纷纷敬佩重耳的胸怀。重耳不仅将宝藏一事如实相告,还亲自绘制了路线图,将重要的一些注意事项都一一标志出来,秦国公与秦国夫人惊叹于重耳的仁义,秦国太子生怕赢月拿不下重耳的心,秦国公与秦国夫人告诫赢月,赢月的胸怀须与重耳一般宽广,才能站在重耳身边,得到重耳的爱。

    • 齐姜醒来,她发现重耳不见立即叫醒了子余与子推,可三人还是晚了一步,齐姜眼睁睁地看着重耳跳下山崖,她痛哭不止,心碎难过。另一边的秦国宫,赢月得知重耳出事以后便茶饭不思,不肯上妆打扮,她的心已随着重耳而去,故她愿意随便嫁给一国太子,为秦国换取利益,尽到自己秦国公主的本份。秦国夫人向来疼爱赢月,她许赢月一生不嫁,却不愿意让赢月自我放逐,其他各国都将公子公主的幸福绑架在政治之上,可秦国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她宁愿让赢月一生都留在自己的身边,也不愿意让赢月过得不幸福。

    • 夷吾率兵攻打皋落氏,他们来到一处山谷,此山地势险峻,易守难攻,夷吾准备集中兵力全速出击,半个时辰内务必登顶。突然,前方出现一阵奇怪的烟雾,一名将军想要下令迅速撤离,此处必有埋伏,可夷吾却不肯同意,他认为皋落氏必玩不出什么花样。宫中,大臣向晋国公禀报,夷吾带兵马上山,却遇到了一阵烟雾离奇失踪。

    • 夷吾在途中遭到一批黑衣人刺杀,他的随从都死于黑衣人手下。正在他与眼前几位黑衣人博杀时,暗处一名黑衣人想要暗杀夷吾,关键时刻幸亏重耳暗中相助,夷吾方才化险为夷。骊姮与骊妡一行人被抓到,重耳告诉骊姮,这一局她虽然费尽心思,可并不难看出骊姮与皋落氏早有勾结,夷吾与申生都是她的马前卒,她真正目的是想将晋国公骗来,挟君窃国。骊姮并不想欺骗重耳,她承认重耳所说之话,重耳决定放过骊姮,他让骊潼带着骊姮与骊妡离开这里去宋国,希望平静的生活能化解她们心中的仇恨。

    • 晋国公决定扩大疆土,亲征虢国。若是要拿下虢国,晋国就需借道虞国,可如今虞国与虢国两国和睦,再加上打仗需要耗费大量人才财力,朝中众臣都劝晋国公三思而后行。晋国公不肯听劝,他问起了夷吾对此事的看法,夷吾向来奉承晋国公,无论晋国公要攻打何处,他都愿意成为晋国公的马前卒,只是马前卒也需要吃粮吃草。

    • 宫中,晋国公得知了自己在上阳城被围之时,禁军包围了太子府的消息,骊姮前来向晋国公请罪,称她之所以让晋军包围太子府只是求自保,她生怕太子会趁朝中生变时率兵夺下晋宫,杀了她们母子几人。晋国公上前扶起骊姮,丝毫没有怪罪骊姮的意思,此次他领兵出征,几次大起大落让他悟出了不少道理,日后行事他会多顾虑他人。

    • 重耳揽下征兵一事在骊姮的意料之中,骊姮也料到重耳会招庶民为兵,可她的局早设在重耳前边,她已经知道如何对付重耳,故交待优施监控重耳的一举一动。里克府,里克舞剑解怒,夷吾前来见里克,他出言挑拨里克跟重耳的关系,不愿意让重耳顺利完成新军一事。以前重耳只是单打独斗,军权牢牢掌握在里克手上,若是此次让重耳出了风头,晋国军权必会落在重耳身上。

    • 重耳急需一批战车跟长箭等训练武器,他将所需文书交由里克,里克却当着国君跟众臣的面拒绝了重耳,称上军的武器已不够用,根本没有多余的武器能补给下军。里克挟制着重耳,重耳一怒之下只好独自揽下采买武器一事。重耳府中,子余认为重耳此次太过鲁莽,先不说他们没有足够的资金采买武器,由于里克的施压,现如今根本没有人会卖给他们武器。既无人卖武器,重耳便决定开新矿自己造武器,他先前发现了一座铜矿的所在之处,他们大可开采铜矿,充盈国库,制造武器。

    • 重耳与齐姜继续赶路,重耳逐渐神志不清,齐姜担忧重耳,急忙出去跟子余拿缓解重耳疼痛的药物。重耳在马车内咳嗽不止,他咳出血来却瞒着齐姜。用过药后,重耳谎称他想休息睡一觉,实则此药对他已无效,他深知自己大限将至。

    • 齐国的使臣和护军已将齐姜接走,深怕齐姜会以死殉情,子余跟子推也回了晋国,他们秦国派去搜山的人都回来,日后世上不再有重耳。听到重耳已死的噩耗,赢月心中难过。另一边,重耳被救,他误以为自己已死,可却从太昊口中得知他得到了太昊相救,死后重生。

    • 曲沃,齐姜与赢月二人陪着贾静逗着太子的嫡长子,重耳与申生在院中品尝曲沃的美食佳肴,勃堤却在这时率兵前来要求申生交出解药,申生并未投毒,他根本无药可交,可勃堤却以太子全府的性命相威胁,要求申生前往祠堂自裁。为了让勃堤放了贾静与嫡子,申生两难之下选择了前往祠堂自裁,以自己的性命保全府上下安危。重耳阻止了申生,晋国公要求勃堤在子时之前带回解药或者太子的尸体,可子时未到,他请勃堤暂保太子性命,他会在这八个时辰之中给了解药,还申生一个清白。

    • 赢月送来冬衣想与骊姮结盟,她开门见山地希望骊姮能同意她与重耳之间的婚事,今日若骊姮能助她与重耳成婚,他日晋侯西去,她必保骊姮母子圆满,骊姮听后,二话不说就应下了赢月的要求。赢月离开后,骊忻不解骊姮为何要答应赢月,骊姮深知她若是答应此事,最痛苦的人必是齐姜,而重耳则会心底难受,赢月什么也得不到,一桩婚事便能让三人陷入痛苦,她何乐而不为。听着骊姮的话,骊忻心中闪过一道奸计,准备为骊姮做一个了断。

    • 重耳料到国君会发兵屈城和蒲城,所以不能回去给百姓带来兵祸,齐姜想让他们一起去齐国,重耳认为申生是齐国君的亲外甥,齐国君如果借申生之死发难晋国,百姓还是难逃兵祸,思来想去,他们还是决定去狄国,狄国属于北方戎族,虽然国家不大,但是这些年与中原各国都相处极好,晋国君轻易是不会出兵狄国的。狐毛狐堰听从重耳的意见,回去劝说狐突一起逃去狄国,狐突觉得这样做就是坐实了罪名,不如他留下任由国君处置,也许能让国君消气,给重耳留一条活路。狐毛狐堰还没来得急继续劝说狐突,旬息便已经带了禁卫军前来,将狐氏一族全部下狱。

    • 重耳跳下悬崖没有摔死,只是撞伤了脑袋,忘记了许多事情,但还是不忘寻找齐姜,子余一直陪在重耳身边,子余怀疑重耳得了离魂症,只能连蒙带骗地,哄着重耳去狄国。眼看就到狄国境地了,重耳又闹着要寻找齐姜,在树林里乱窜,不小心掉进了埋伏,子余还以为是勃鞮设下的埋伏,没想到竟然是两个美女,廧咎如族的公主季隗和叔隗,季隗和叔隗本是在山间设伏抓夫君的,没想到却抓到了重耳和子余,她们见两人长得不错,便绑回了族里。

    • 廧咎如族与吉安都看在重耳的面子上,各自放了对方一马。重耳被廧咎如族暂留住,吉安决定他日再来礼迎重耳回狄国。狄国朝堂上,吉安向狄国国君翟图提起重耳一事,希望翟图能够礼迎重耳,古力不肯接纳重耳,吉安气愤地想罢官随重耳浪迹天涯,翟图再三思忖后,决定收留且?;ぶ囟?,按接待诸国公子的礼仪接待重耳。廧咎如族族长得知了重耳的尊贵身份,想用重耳去换回季隗与叔隗的父兄,二人却认为重耳善良正义,不肯利用重耳,反想将重耳与子余招为夫婿。另一边,子余向子推提起了齐姜之事,可重耳却只顾着吃饭,丝毫不认识子推,更是忘了齐姜的事情。

    • 季隗知道重耳心中的人并不是她,她为了嫁给重耳不惜扮作齐姜,以齐姜的名义陪在了重耳身边。重耳深夜被噩梦惊醒,他来到了房外,遇到了一脸憔悴的齐姜,齐姜质问重耳为何要另娶他人,想知道重耳有何苦衷,可重耳却不认得齐姜。这时,季隗出来,重耳当着齐姜的面唤季隗作姜儿,口口声声称他不认识齐姜,齐姜难过落泪,她提起官地山之约,不相信重耳会忘了她。

    • 齐姜决定离开重耳,希望季隗能跟重耳好好过下去。季隗不解齐姜为何要突然离开,齐姜深知她若继续留下去,非但她不好受,季隗也会心底难受,她已经知道了重耳对她的用情至深,所以她愿意放开重耳回齐国,让重耳开始新的生活。季隗看着齐姜离去的背影,心中对齐姜有几分敬佩。夜晚,重耳在睡梦中终于看清了齐姜的面容,他忽然醒来,看到身旁的季隗猛地推开了她,他忘记了季隗,只想要找齐姜。重耳已经恢复了一切记忆,听到季隗认识齐姜,他大声问着齐姜身在何处,季隗难过落泪,将她跟重耳的关系都一一道出,重耳回想起了他误将季隗当齐姜,与季隗成婚的事情,认为自己对不起齐姜,季隗听后难过落泪,大声告诉重耳,齐姜已死。

    • 季隗来找赢月,将齐姜未死的事情告诉她,当初齐姜为了重耳可以选择离开,她希望赢月也能够为了重耳离开。赢月认为季隗太过厚脸皮,三个人之间只有季隗一人满足,齐姜与重耳却饱受痛苦折磨,她想将这件事情告诉重耳,可季隗却拔出手中的剑,如果她的死能够让重耳解脱的话,她愿意一死。赢月让季隗不要乱来,季隗如果死在这里,重耳必会怪她。季隗告诉赢月,若重耳心底有赢月,她留不住重耳,可如果重耳心中没有赢月,重耳便不属于赢月。赢月不吃季隗这一套,她季隗表明,要么季隗赶紧离开重耳,要么等着战火将这里夷为平地。赢月话音刚落,季隗便将手中的剑刺向自己,看着季隗受伤,赢月亦晕血地倒在了季隗面前。

    • 重耳回到廧咎如族,季隗在重耳身上发现一对耳环,她误以为重耳是想将耳环送给她,可重耳却坦言称耳环并不是送给季隗的,他能给季隗的是普通夫妻间的关爱。另一边,狐突被士爲一行人救出,他们希望狐突能派人去寻重耳,拯救晋国于水火之中。狐突不愿意再让重耳身陷险境,他拒绝了此事,希望众人能放他一马,不要再提此事。司马府,荀息对狐突态度坚决一事深感烦忧,他想要让里克迎回夷吾,可里克却称以晋国现如今的局势,杀妖妃救晋国一事只有重耳一人能办到,既然如今连狐突这样的元老都不愿意出面,他们也可静观其变,不要再操这份闲心。

    • 夷吾收到晋国公书信,他本以为晋国公是念及他们兄弟三人,舐犊情深,可他安插在宫中的内线却来报称晋国公早有更换太子的打算。如果他没料错的话,此次夕月之行并非只是赏宴看龙舟这么简单,到时候晋国公必会祭祖趁机更换太子。现如今朝中的局势分明,唯有申生一人还看不清,可不管是申生当太子还是奚齐当太子,都与夷吾没有任何关系,夷吾决定前往曲沃看戏,之后便回到屈城。屈城虽小,可他却是这里的天。

    • 重耳前来送骊姮最后一程,骊姮祸国乱民,手上沾满了罪孽跟鲜血,可她却毫无悔意。重耳自知劝不了骊姮,送骊姮最后一程便是他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能够为骊姮做的最后一件事情。骊姮自知死罪难逃,她还有一言问重耳,当初如果骊戎没有被灭,二人之间没有仇恨,重耳是否会跟她成婚,重耳当年便告诉过骊姮,他当年是真心想跟骊姮成婚,如今他虽爱齐姜至深,可二人的分开跟齐姜并无任何关系,这是骊姮自己的选择。骊姮自知在重耳心中自己比不过齐姜,她问重耳若是当年她选择原谅,重耳是否会和她在一起。

    • 里克提起夷吾与梁国之间的姻亲关系,认为夷吾可适应减少给梁国的财宝,但答应秦国的河西五城他们必须遵守,以免因小失大。朝中大臣提起夷吾曾许给里克的汾阳封地,认为里克话藏私心,他们晋国国土岂可这样拱手让人。夷吾初登大位,他以广纳谏言为借口顺势而下,不仅毁约不赠秦国河西五城,更是不愿意将汾阳封地封给里克。如今夷吾已登大位,却不重视昔日扶他上位的大臣,里克深知日后的路只怕并不好走。宫中,夷吾与谋臣谈论起里克一事,里克虽一路辅佐他至今,可夷吾依旧认为里克对他并非是完全忠心,且里克身为朝中重臣,夷吾生怕里克手中的权势有一天会危及到他的王位。

    • 夷吾被秦国大军生擒,秦国太子提起晋国的背信弃义,准备杀了夷吾祭天,至于晋国领土,他们秦国绝不会侵占半分,晋国百姓可等着重耳回宫继位。另一边,重耳前来见秦国公,可秦国公却一再避着重耳,正在重耳烦忧之时,赢月出宫来见重耳。重耳有事相求赢月,他希望赢月能够帮他保下夷吾的性命,赢月不肯救夷吾。

    • 重耳是她齐姜所救,若是夷吾敢杀将士军眷,她便杀了夷吾,若是夷吾再负重耳,她便倾尽齐国之力灭了夷吾的晋国。齐姜的出现令重耳惊喜不已,重耳误以为眼前的齐姜是梦,可当他紧抱着齐姜时,他才知道齐姜还活着,齐姜也十分惊诧重耳已经恢复记忆。直到这时,重耳才知道子余子推一行人都瞒着他齐姜尚在人世的消息,而齐姜也曾经为他受了无数苦楚,甚至眼睁睁地看着他与别人成婚。

    • 齐姜成婚当日,重耳出现在开方府,他身穿喜服,明确告诉开方,他此次来开方府是想抢亲,他可以失国,失尊,却不能失亲,他与齐姜早有婚约在身,他想要带着齐姜离开。身穿喜服的齐姜下了马车,她不愿再跟着重耳离开,可重耳却当场跪下向齐姜认错,他拿出昔日齐姜送给自己的耳环,他对齐姜的情意就像这对耳环一样从未变过。齐姜心底微动,重耳拉着齐姜的手,将齐姜带走。

    • 开方当众宣布出伪造的遗诏内容,当场立无亏为新君,重耳率领夫人齐姜与陪臣前来参加齐侯诏会,他推出了乔装的太子昭,认为太子昭才是齐国新君。太子昭当场拆穿了开方手中的假诏,各国使臣跟大军也杀到了齐国境内,纷纷要助太子昭除恶平乱。重耳将传国玉玺跟齐侯的血书拿出,易牙与竖匀想要趁乱逃跑,开方亦想要用无亏的命威胁重耳放他离开,幸亏重耳早有准备,他命人拿下易牙与竖匀,伤了开方,救了无亏一命。

    • 重耳在府上终日饮酒作乐,他喝多了满口胡话,想将贴身侍寝的丫头收作二房,齐姜前来斥责重耳,并支走了房间里所有的侍婢。随后,齐姜拿出了狐突的牌位,与重耳一起祭拜着狐突,重耳向狐突保证,他定会不负狐突重望,光复晋国。如今重耳身困齐国,齐姜知道重耳是因自己而被困于此,她愿意跟着重耳逃往宋国,借宋国之力光复晋国,重耳摇头,称齐姜已有身孕,故他不愿意离开齐姜。

    • 重耳离开曹国,准备前往楚国,如今宋楚两战刚刚交战完,宋国战败,定是无力助重耳光复晋国,重耳也不愿让宋公为难。楚国虽为蛮荒之地,可与晋国一南一北,若是两国结盟,必能称霸中原,届时秦国与齐国均不愿意看到这个场面,他们定会主动扶持重耳,取舍平衡之权便落入了重耳手中。

    • 重耳将齐姜接回晋国,二人的孩子已出生,取名为公子乐,如今重耳已成为晋侯,齐姜也陪在了重耳身边,二人均认为此生再无遗憾,重耳将昔日的一半耳环拿出,为齐姜戴上耳环,这副见证了他们一路坎坷的耳环终得相聚,他们二人也再无分别之苦。这时,季隗与赢月均率领着他们的孩子前来见重耳,家和,人和,齐姜深深体谅着重耳,故她也愿意接纳季隗与赢月。

    • 楚国图霸中原,联合曹、卫两国向宋国发动围攻,宋君向重耳请求支援,重耳发兵伐曹救宋,与楚兵相见于卫国。熊恽送来信帛,要求重耳兑现当年退避三舍的诺言,重耳履行诺言,下令让三军后退三舍。熊恽野心勃勃,他将重耳当成了自己的对手,意图灭了晋国,二人疆场相见,各自拔出手中刀剑,两军交战于疆场,可楚军还是大败于晋军,晋国虽处于敌强我弱的状态,却利用先发制人,扬长避短战法赢下了此战,开启了晋军领袖中原的辉煌。

    收起
    演职员表